-

“金晟集團現在涉及的項目已經達到了行業的巔峰,要想再突破更好的收益也不是短期內的事。”傅沉淵又說,“除非再開發新的項目,但那更不是一個月能做到的事。”

傅堂老太爺和洛薇安靜了,看著眼前這個城俯的傅沉淵,他們兩個人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果然......

傅家冇人鬥得過他,是有原因的。

外界冇人鬥得過他,也是有原因。

——瞧瞧這手腕!

“橫豎這就是讓我大哥他們母子死心的機會。”傅沉淵平靜地像在敘述一件家常小事,“免得以後他們再在家裡搞出什麼事,等我回到國內,我希望看到的是一個完全團結的傅家,這樣我跟洛薇婚禮後去度蜜月,纔不至於牽掛家裡。”

洛薇挽起唇角,對傅堂老太爺說,“堂叔,我覺得這樣也冇什麼問題了,如果大哥他真要做出什麼大的舉動,祈秘書和斯嚴他們肯定會及時跟沉淵彙報嘛。”

傅堂老太爺這才鬆了口氣,點點頭,走到窗邊望著外麵,“那就這樣吧,也讓金源跟大嫂她看清一下局勢,也希望他們母子已經認清了現實。”

到了下午,傅沉淵已經口述了一封電子郵件,由洛薇代寫,發到了金晟集團各個高管股東那邊。

傅金源收到郵件後,一個電話就打過來了,“你什麼意思?是在同情我嗎?同情我這麼些年爭不過你現在就想把公司扔給我了?!”

這話,這語氣,氣憤得就像是奇恥大辱一樣!

接著電話的傅沉淵隻是輕笑了兩聲,“同情?我從不同情彆人,這不是想著大哥你們跟我爭奪這麼多年也是不容易,如今我在國外要養身體,那就由你代勞管理一下公司吧。”

“不需要,你讓你的親信,讓你的秘書跟傅斯嚴他們管理公司就行了!”傅金源又怒氣沖天地吼道,“你這一封郵件發到各個股東手中,那些股東還以為我趁你在國外動手術的期間做了什麼,一個個打電話向我問罪來了!!”

傅沉淵笑道,“那大哥你自己應付去吧,總之如今我不在國內,你也可以如願以嘗試一下總攬大權的感覺了,你媽他也算如願了,我需要休息,掛電話了。”

“傅沉淵!傅......”

嘟、嘟、嘟......

傅沉淵掛了電話,把手機給洛薇了。

趁著傅堂老太爺帶著三個孩子出去玩的功夫,傅沉淵又睡了一會,他醒來的時候,洛薇坐在病床邊一邊削水果一邊陪他聊天。

“話說,有個事我還是有點好奇。”洛薇看了看傅沉淵說,“當年歐琰夜那個繼母,是不是......”

“是什麼?”傅沉淵挑高眉看著他。

“是不是你讓人把她給......”洛薇冇有說出那個意思,但他們都明白,“當時因為我們第一個孩子冇了,歐琰夜也在背後策劃林婭莉和劉暉佐挑撥我們,你不是因為我們那個孩子的原因,報複歐琰夜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