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可江南哪裡管的了這麼?

再特麼不脫!

哪怕自己會瞬移,帶著李慕言也跑不了啊?

李慕言瘋狂搖頭!

一個勁兒的後退!

可後麵就是牆壁,她退無可退!

情況萬分危機!

再耽誤一會兒人家大黑熊就打進來了!

隻見江南猶如猛虎撲食一般衝上去,將李慕言按在地上!

伸手就要扒她褲子!

李慕言一個勁兒的推江南!

“你彆!你彆這樣好不好!”

“再說時間這麼短!你……你也完事兒不了!”

“以後有的事時間!”

江南:???

什麼啊!

你這個女人到底在說什麼啊?

內心戲也太多了點兒吧!

李慕言哪裡拗的過江南?

此刻江南已經摸到了她牛仔褲的鈕釦!

李慕言此刻也已經放棄掙紮了!

俏臉殷紅如血的看著江南。

還……還挺帥的!

那就這樣吧!

也不吃虧!

既然無法阻止,何必掙紮?

隻能儘情的去享受了!

“哎?這什麼破釦子!怎麼解不開?”

李慕言:“你……輕點兒……”

江南聽著李慕言的嚶嚀,激靈靈的打了個冷顫!

靠!

我太南了啊!

去他媽的釦子吧!

江南用力一扯!

隻聽“哧啦”一聲兒。

李慕言直覺得下身微涼。

江南整個人都僵住了!

山洞中猶如死了一般的寂靜。

隻見李慕言穿了一件黑色的小內內!

可要是平常,江南不至於這樣!

18年風風雨雨,啥大場麵冇見過?

可是這條內內竟然是丁字的!

就幾根繩兒,一片布……

實在不知道說啥好的江南崩出了這麼一句:

“你……你咋穿這個?”

李慕言失聲尖叫:“呀!!!你彆看!”

她羞的已經捂住了臉!

之所以一直竭力反抗!就是因為不想讓江南看到自己的小內內!

晚上洗澡!她特地換的這條!

平常她不這麼穿!

因為是在靈墟,穿這種的行動起來方便,她才換的!

打死她也冇想到會出現這麼個情況!

江南蒙了!

屬實冇想到,這……會是這樣一番光景!

行!

太行了!

“就你!非要脫我褲子!這下……這下……嗚嗚唔o·(

)o·”

看李慕言嚎啕大哭!

江南一臉尷尬:“我脫你褲子是為了你好!”

李慕言:???

你這什麼解釋?

鬼纔信!

[來自李慕言的怨氣值+1000!]

江南無奈,把扒下來的褲子捲上石頭!

狠狠地朝著洞外一丟!

結果那大地暴熊直接放棄了兩人,朝著那破褲子衝去!

一把抓住,囫圇吞棗的塞到了嘴裡!

李慕言愣了!

這是怎麼回事?

“那頭熊是聞到了你褲子上沾著的粉色粘液,才一直追著咱們倆的!”

“我不扒你褲子,咱倆都得玩兒完!”

李慕言的臉刹那殷紅如血,羞憤道:“你怎麼不早說?我還以為你要對我……對我……”

江南:“對你乾什麼?”

李慕言哪兒說的出口?

剛剛自己都半推半就了!

都已經準備享受了!

哪兒能想到江南是為了這個原因才扒她褲子?

心裡又羞又尷尬!冇臉見人了已經!

“你不是人!禽獸!”

“嗚嗚唔……”

[來自李慕言的怨氣值+1000!]

江南:???

靠!

我咋就不是人了!

咋就禽獸了?

我特麼太虧了啊!救了你的命,啥都冇乾就禽獸了?

嗬!

女人呐!

此時此刻,那頭大黑熊吞了破褲子,一臉的滿足!

原本相安無事了!結果聽到了山洞中的哭聲!

碩大的眸子又盯上了兩人!

江南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,連忙道:“快!彆哭了!憋回去!”

李慕言不管,哭的更大聲了!

江南一陣頭大!

“彆哭了!你想死是咋的?”

李慕言抹著眼淚:“我不管!死就死吧!”

“什麼都被你看光了!我哭你也要管?”

江南:???

我特麼都看到啥了啊!

你那幾根繩子和小布片都給擋住了好麼?

莫挨老子!

“不許哭!”

李慕言:“我就哭!你殺我了吧!”

江南怒了:“哎呦臥槽?耍小性子?小爺今兒還特麼治不了你了?”

說著也不顧李慕言掙紮!

一把將李慕言橫著抱到自己懷裡!

給翻了個麵兒!

對著她的屁股一巴掌就拍了下去!

“啪!”

一聲脆響迴盪在山洞裡!

李慕言的腦袋一片空白!

都是懵的!

自己竟然被江南給打屁股了?

就像小時候爸爸管教不聽話的小孩兒似的?

[來自李慕言的怨氣值+1000!]

李慕言一陣抓狂!

“呀呀呀!你做什麼?你竟然!”

江南凶道:“你還哭不哭?”

李慕言瞪眼:“我就哭!你管我!”

“啪!”

又是一巴掌,在上麵留下了清晰的紅手印兒!

“呀!你還打,我跟你拚啦!”

李慕言直感覺自己的屁股一陣火辣辣的疼痛!

江南撇嘴,拚?你拿毛線跟我拚?

讓你丫的哭?

讓你丫的不聽話?

安塞腰鼓給你安排的明明白白!

彆的不說!

就這手感!

qq軟軟有點兒彈?

一不小心就打上癮了!

“啪!”

[來自李慕言的怨氣值+999!]

“啪!“

[來自李慕言的怨氣值+888!]

“啪!“

[來自李慕言的怨氣值+777!]

江南一陣疑惑!

臥槽?

不對啊!

怨氣值不是應該越打越多麼?

這走勢怎麼越來越少了?

李慕言回頭怒道:“有本事你就接著打!”

江南:“哎呦?巧了!小爺我本事大了去了!

“啪!”

[來自李慕言的怨氣值+666!]

“啪!”

[……+555!]

……

[…… 111!]

打到最後,怨氣值竟然不重新整理了!

江南的手掌頓在半空!

而李慕言也不再掙紮,甚至不哭了,安安靜靜的趴在江南的膝蓋上。

似乎是感覺到了停頓!

回頭疑惑的望向江南,眼中甚至帶著點點渴求。

“你……你怎麼不打了?”

“呐~”

李慕言往上提了提小pp。

“呐~呐~呐~你……要是不打,我還哭!”

江南眼神逐漸變得驚恐!

臥槽?

姑娘!

你莫不是覺醒了什麼奇怪的屬性吧?

安塞腰鼓上癮了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