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聚集過來的人都看傻眼了!

那叫一個眼睛通紅啊!

要不……明個咱也來擺攤兒吧!

隻見鐘映雪靜靜地站在江南身邊!

夏瑤則是在江南身後無敵大鎖喉……

那姿勢,屬實有些惹人注目,可這姑娘完全不在意!

隻聽夏瑤眨了眨眼,用嗲嗲的聲音說:“哥哥姐姐們,來看看貨唄?便宜著呢?”

聽的江南打了個冷顫……

這麼高挑野性的大女神,用如此嗲的聲音說話……

哪怕江南默唸金剛咒,也架不住這個啊!

“你哆嗦啥?”

“冇……天冷,凍的!”

[來自夏瑤的怨氣值+333!]

大夏天的,你逗我玩兒呐?

一旁的鐘映雪雖然有些不好意思,可是為了幫江南賣貨,也跟著喊了起來。

結果就出現了這樣的一幕。

兩個大美女幫江南全力買貨。

他像個大佛似的坐在小馬紮上一動不動。

僵住了!

就問你感動不感動?

不敢動……不敢動!

看熱鬨的路人們瞬間炸了,搶著來賣貨!

彆的不為,隻要能近距離看一眼這兩個大美女!

值個了啊!

一大哥衝上來:“都彆動!褲衩子十塊兩條是吧?給我來十斤!”

“我尼瑪!你家褲衩子論斤賣的啊?”

“十斤?等你死了都穿不完!剩下的留著祖傳啊?”

“給俺們留點兒啊!”

江南:“都彆攔著我大哥!十斤褲衩現在就給你上稱!祖傳褲衩冇毛病!俺家礦泉水還祖傳的呢!”

[來自王鐵的怨氣值+285!]

[來自劉全的怨氣值+666!]

[來自鐘映雪的怨氣值+111!]

結果不到十分鐘,貨就被清空了,剩下的九瓶農夫三拳屬實冇人下手……

江南心中感慨萬千。

自己喊了那麼長時間啥效果冇有!

你瞅瞅人家這兩個姑娘。

擺地攤的好手啊!

長的好看果然能當飯吃……

收了攤將亂七八糟的東西一股腦的丟到異度空間裡,就連二八大杠都丟裡去了。

“得!走吧,吃飯去,今兒我請!”

江南心情大好!

這回輪到夏瑤愣了,愕然道:“你是空間係異能?”

就連鐘映雪也是懵了一下,空間係?

全世界空間係的也就不到十個吧!

江南聳了聳肩:“不然呢?”

“你空間係異能出來擺地攤?”夏瑤聲音高了三度。

“那咋的?你是不是感覺送快遞更適合我……”

夏瑤:“……”

[來自夏瑤的怨氣值+666!]

“哎呀,不逗你,天賦是最差的e級,修煉的慢!”

“空間係能咋的?總不能去搶銀行吧?還是要生活的!”

夏瑤顯然冇聽進去,而是開始盤算起什麼。

而鐘映雪則是摸了摸他的光頭安慰道:“冇事兒,以後有姐姐在!”

三人一路來到夜市路口,江南看到那奔馳大g屬實腦袋懵了一下。

夏瑤這麼富的麼?剛高中就開大g了?

江南副駕,鐘映雪後排,他就盯著開車的夏瑤看個不停。

夏瑤被看的心慌:“你看什麼?本姑娘18,有駕照的……”

江南揉了揉眼睛:“我好像近視了,一定是金錢矇蔽了我的雙眼!”

[來自夏瑤的怨氣值+666!]

“調皮!”

“吃什麼?”

“擼串兒啊!大排檔走起!”

“小雪呢?”

“我聽江南的!”

大v8引擎一陣轟鳴,夜市一群路人這個羨慕,你特麼這背景擺你妹的地攤兒啊!

這不是搶生意麼!

江南不知道的是,他頭劈紅磚的小視頻又被熱心網友傳到微博上!

熱度飆升,已經超過之前的那個視頻!

廈門街大排檔。

“烤腰子,醬油筋,乾巴瘦兒,三瓶生榨……”

“不要辣,我姐不喜歡吃辣的!”

鐘映雪笑道:“還記得呢啊!”

江南道:“記性好著呢!”

夏瑤看著江南跟鐘映雪你儂我儂的,一陣嘟嘴。

[來自夏瑤的怨氣值+3+3+3……]

果然!

夏瑤這小妞肯定有問題!

可得防著點兒!

江南:“姐,現在在哪兒上學呢?”

“鬆江靈武高中,夏瑤跟我一個班!都是高三……”

江南一愣:“鬆江靈武?那邊競爭挺激烈的吧?”

鬆江靈武是江城唯一一所全是靈武者的高中了,設施齊全,師資力量雄厚!

每年的省級高中聯賽都是能拿前三的強校!

夏瑤嘿嘿笑道:“競爭?不存在的!”

“你姐青銅九星火係**神,輸出爆表,再加上我這個青銅七星獸化近戰!無敵的節奏!”

“要不是姓羅那個王八蛋,我……”

“小瑤,彆說了!”鐘映雪皺眉。

夏瑤不甘心的閉上嘴巴,可還是忍不住道:“隊裡不能讓江南頂上來麼?”

“他可是空間係!控場肯定是無敵的存在!”

鐘映雪搖頭道:“我自己的事情,我自己解決!”

夏瑤:“你怎麼解決?他特麼都給你下藥了!要不是我在,你怎麼辦?”

“小瑤!”

夏瑤恨的牙根癢癢,隻能作罷,悶頭吃串!

江南倒是冇說彆的,而是道:“我姐就是倔了點兒,來來來,吃串兒!”

“夏瑤姐,來?加個好友唄?”

江南把自己的二維碼遞了過去。

給了她一個眼色。

夏瑤有點兒懵,加了好友。

結果江南偷著發了條訊息。

“夏瑤姐,回去有空再跟我說!”

夏瑤頓時氣全冇了!

桌麵下的大長腿輕輕的碰了碰江南膝蓋。

一副還是你小子上道的樣子。

“來!姐也加個,也好聯絡!”

……

“姐!鐘家對你好不啊?”

鐘映雪笑道:“父母都還不錯的,鐘老爺子雖說嚴厲了點兒,可也是為了我好……”

“你呢?這些年你怎麼過來的?”

江南撓了撓腦袋:“我?就那樣唄!”

“16我就從孤兒院搬出來了,租了個房子,大學城門口乾過烤串,賣過烤冷麪,乾過服務生,最後感覺還是擺地攤兒掙錢!”

“在江城一中唸的也挺好的……”

這話一出,兩個女孩兒的眼裡頓時都容不下彆人了。

才16,那麼大點兒,一邊唸書,一邊乾零活打工維持生計,那得多難?

可所有的艱辛都被他一句帶過,臉上微笑仍舊燦爛!-